当前位置:首页 >字画收藏百科 > 收藏指南 > 正文

流雪风回 澹然洗心—品读陈丹晖的花鸟画艺术

时间:2018-11-14 13:28来源:99字画网作者:袁立鹤点击:
网站简介:

袁立鹤 文(河北大学 副教授)

和徐州的丹晖兄初识于京郊北七家马硕山老师的居所,相谈于稍后的饭局,继而酒后相邀至罗马花园我的画室详谈,一见如故。

欣喜的是,有共同的好朋友,有共同的话题。

赞赏的是,他有谦虚淡然的性格。

钦佩的是,年纪不大的他有精湛而质朴的画艺,比如他的花鸟画道行不浅,自有澹然标格,洗心悦性。

难得的是,他的作品粗而不犷,小中见大,有了微妙的东西。古色古香中有生机,沉郁斑驳中显清雅,唤回了历史记忆,顺应了现代人的心理需要。

有缘的是,又和他在保定博物馆相聚,共同办展。

惭愧的是,招待不周,在保定没能有机会好好坐下来品茶看画。

欣喜的是,经常可以在微信上看到丹晖兄的艺术状态,还有许多的花鸟新作。

年纪轻轻的丹晖兄,自徐州故乡出来闯荡,赴京郊凤凰岭问道,孜孜以求。

前岁,又来京都之人民大学深造,转益多师,毫不虚掷光阴。

数岁间在中国花鸟画的创作上已经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绩。

许多人感到奇怪或疑惑一个70后苏北男子在笔墨境界上的道行,我却一点不觉得意外。因为丹晖兄的执着。兄不仅求索于名家,还有自己的艺术风貌,还有笔精墨妙的扎实功力。丹晖兄的画有诗意,读其画如读诗,诗之妙在于妙境可意会不可言传之,画之妙亦在可意会不可言传之。丹晖兄作画,将为人之真情,处事之豪情,花鸟洗心之文人性情,清韵无声之幽情泻于笔,倾于墨,赫然成图。

在多数人的心目中,中国画是一门“大器晚成”的艺术,一如中医,不到七八十岁的年龄,似乎是成不了什么气候的。其实,这样的认识,虽然可以找到不少的例证,但重要的不仅仅在于事实,更在于这样的事实是具有普遍意义的还是特殊意义的。至今,在中国绘画史之最高峰的唐宋绘画画坛上,即使不能说是全部,但绝大多数都是年纪轻轻便已成绩斐然。“画圣”吴道子,在“少年”时便已蜚名京洛;黄筌17岁,便已成为了西蜀画院的首席画师;徐崇嗣于保大五年在南唐宫廷主笔画《赏雪图》的池沼禽鱼,年龄也不过在20岁上下;王希孟则不到20岁画出了中国画史上的不朽名作《千里江山图》。在这里,根本的问题是“是否在正确方向上的努力”。不努力不行,努力而没有正确的方向同样不行。丹晖兄虽然北漂在帝都,兄虽年纪轻轻,但在艺术方向和境界上却非常“给力”。

丹晖兄悟情悟性,读其画, 气清格高。凡画,应以气定其格,气愈清,而品格愈高。反之,气败而画败,昔人论画,首推气韵生动,而气又列为首位,关于气之论述,卷帙浩繁余不赘。丹晖兄之画,其气清而流动,我很喜欢。而写意画要求的气势,是画家情感、意志的一种表现,是一种内在的宣泄,是借助于花、鸟、鱼、虫的刻画表现画家的心灵。

“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历来优秀传统的不二法门,中国画的普遍性原则,自然也就成为丹晖兄在人民大学所认定的努力方向。在这一方向上的努力,丹晖兄非常执着。看丹晖兄的画作,慢慢地,奔波在北京喧嚣城市的你会离开现实,进入到另一个美丽的花鸟世界里去,会想起我故乡保定古莲花池的君子长生殿前的一汪碧水。什么是艺术,我认为艺术就是要让人暂时远离现实,要让人拉开与现实的距离,艺术若是与现实生活没有距离,那我们还要艺术做什么?艺术要的就是和现实生活不一样。艺术让我们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而不是把我们这个现实世界再拿过来让你重新看一遍,如这样,艺术是残酷的。

丹晖兄的画的优点在于得势灵动, 构架独特!今年暑假,在迪拜的时候,看到山水画家周逢俊兄现场泼墨花鸟,笔墨趣味很浓,轻松灵动,便觉感触很深,得势灵动对一幅作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丹晖兄的花鸟画作的特点,我觉得是它的“势”。

我认为,中国花鸟画创作的本质内容和创作活动的基本特点不是一般的传摹活动,而是蕴涵某种文化哲学的味道,是一项很高智的活动。丹晖兄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比如他的癸巳岁的近作,无不是精妙构图,真力弥漫。中国绘画创作的本质,丹晖兄已经领悟得很好。由于这种创作活动的性质,决定了丹晖兄艺术上的状态。丹晖兄在构图取势上,主要是通过相对因素的营造,达到一种有机结合和富有节奏的趣味变化。丹晖兄对于势的营造实属主体心理建构所蕴含的一切,映照在画面上的形态、形色、质地组合的关系之中。一个富有生命势态的画面是相对因素在一定度的控制下产生的,对比无度会失势,没有对比会呈现呆板僵化的现象。因此,在布势之时要奇中有正、缓中有急、虚中有实、平中有险,在矛盾之中求得和谐,用辩证的方法,适度把握众多因素的强弱变化,从而获得势态表现的勃勃生机,这是表现生命形式,揭示宇宙变化规律的重要手段。简而言之,丹晖兄的画面构架非常有特色。他不但十分在意以笔墨结构写形传神,而且非常注重画面的大笔墨构架。他的大笔墨构架主要是以大胆的有特点的留白和点线面所形成的笔墨旋律与节奏,以及黑白灰分布所形成的虚实关系构成了他特有的画面气势与气息,这点值得继续发扬。

欣喜的是,经常可以在微信上看到丹晖兄蕴汲传统,进取化境!

但凡有追求的画家,都有深邃的画学思想。在这方面,丹晖兄无疑也算得一分子。

在中国当代年轻的画家中,丹晖兄应该是最善于汲取传统滋养自己的画家之一。他在微信上总是在分享一些先贤的优秀作品,这便是一段印象。

丹晖兄在京奔波数年,其中甘苦,冷暖自知。但我感觉,他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进取。对于他而言,凭此进取之气,他的画不久的将来会达到一种化境,他的画陶冶了他的情操也陶冶了别人的情操,而他高尚的情操和画格,又使他的画迅速地升华。他心中清气浩荡,他的画亦清气浩荡,这种浩荡的清气正是我辈文人之根本,是年轻人奋发向上之根本。

丹晖兄他的各种花鸟创作体验已经不知不觉地互相融注,但他会始终清楚这一点,中国画向前发展是不会另有捷径的,不会新建立一个笔墨游戏规则,这是中国文化本身特性所定。中国绘画发展要有传承性,这是本世纪众多艺术家、理论家共同的看法。而丹晖兄的选择是一条真正走进传统、而又要走出的路。近年来,丹晖兄在“上法宋元”、“外师造化”并结合“中得心源”的基础上,致力于将放纵的心绪和细腻的画法熔治于一炉的风格追求,个性的面貌,明确鲜活;时代的精神,雄浑雍容。在保定博物馆办展期间,丹晖兄刚从徐州坐火车抵达,便开始忙活起来。深刻感到丹晖兄为人朴厚,虚心好学,值得我们努力学习。写这篇小文章,希望他把现有的花鸟系列样式作进一步的推进和升华,在凸显东方语言民族性的同时,广泛地吸收世界其他绘画的优点,如西方塞尚的静物,日本三岸节子的瓶花,也许会有一定的启示与收获。在此,我满怀信心地期待着他佳作迭出!

癸巳岁尾写于河北大学

 

原载:99字画网(转载需以链接方式注明出处,以及本声明)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字画商城 | 书画家频道 | 字画百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画家加盟
北京翰韵九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2009-2018 99zihua.com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7747号